跳到主要内容
选择高品质的火锅底料,助你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微信/电话:177 0837 6206
火锅店的互联网餐饮思维为什么必须改变

火锅店的互联网餐饮思维为什么必须改变

互联网带来的癫狂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网红董明珠》一文中说:“董明珠就突然红了。红的原因很突然,制造业被互联网经济逼到了墙角,这时候便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提刀在手,替自己大声地喊几嗓子,制造业的人说话都很矜持,起承转合有逻辑,但在嘈杂的互联网环境中很吃亏,有势没有理,好比当众滚烂泥;有理没有势,大家当你如空气。”

杜中兵在餐饮业的爆红,与董明珠颇为相似。如果说“迷乱”的餐饮转型期是酝酿产品主义的能量场,那么互联网时代的癫狂则是杜中兵喊出产品主义的导火索。正当餐饮市场乱流不息的时候,2014年,互联网又成了新的“搅局者”。餐饮业就像所有的传统行业、实体产业一样,被搅得天昏地暗,人心惶惶。直接通过战略性产品创造利润的模式落伍了;

火锅店的通过免费产品创造流量依赖,再转换为战略性产品的臝利模式才是未来。“让羊毛出在狗身上,再让猪买单。”把顾客再叫“客户”你就“半殖民地半封建”了,叫“用户”才是革命的潮流。

这些所谓火锅店的“互联网思维”让所有传统行业面对不知所以的未来,都成了弱势群体。海底捞的掌门人张勇就坦言,自己曾被互联网思维吓得睡不着觉:“你跟互联网的大佬开会,开几次会你就会变成神经病!什么都不要钱了!卖电视的说电视不要钱,我说成本怎么办,人家说这叫互联网思维。我就怕他们开一家火锅店,吃饭不要钱,要是遇到这个事情我就4瞎’了。”

一大批从事传统行业的老板纷纷“发愿”,哪怕倾尽前半生的积累,也要拼死一搏,换取互联网转型的成功。越是传统的产业,越是为“互联网思维”“颠覆”“重构”这些概念所迷醉,如同在茫茫汪洋上听到海妖歌声的水手。从不屑一顾,到按捺不住关注、学习、应用,甚而四处寻找“灵丹妙药”,主动寻找互联网的入口,传统餐饮人的焦虑和渴望催生了大大小小的学习班,冒出来一拨拨空手套白狼式的奇葩模式,更让餐饮业的竞争迅速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火锅店的互联网思维裹挟而来的,是庞大存量者的失望之冬,也是从零起步者的布望之春。一边是麦当劳、肯德基这对中国餐饮人追捧20多年的“洋老师”在华业缋普遍下滑,一边是黄太吉、雕爷牛腩、伏牛堂、西少爷等成了“屏霸”,互联网餐饮一飞冲天的神话让无数的人心生热望:世界真的平了,再没什么“输在起跑线上”的鬼话,每个人都可以随时起跑,随时超越,随时崛起为珠穆朗玛峰。“互联网来了,市场很浮躁,每个人都很浮躁。人家都在造话题,玩营销,炫装修,拼服务……可你还是‘榆木桌子长条凳’,还是那几样产品,就好比一个老头儿站在一堆时尚的年轻人中间,显得是那么扎眼,那么不入流。”

作为被流行裹挟的一员,杜中兵坦陈自己的迷茫和内心承受的巨大压力。为了弄懂互联网,杜中兵曾带领团队三上北京,在云笔记里记满了各种互联网名词:全球一脑、大核生存、去中心、泛在化、“市”“场”分离、动机迁移、认知盈余、扭曲力场……经过一番钴研,杜中兵说,他又捡回了自信:“这些理论,这些现象,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是对的,但不一定适合餐饮业和我们。”

“互联网就是免费?大家都说新时代商业模式的颠覆,最彻底的就是把收费变免费,彻底消除价格门槛,改变游戏规则,小米走的是‘曲线救国’路线,可2013年利润率仅有1.8%,也许它在下一盘我们看不懂的棋,但我们看到的是华为凭着扎实的产品基本功一骑绝尘。”火锅不赚钱,吃完火锅再买本书吧”—这对吗?

“吃火锅不要钱,来看看广告,让广告商买单”—这对吗?

“产品口味不重要,传说故事才重要”—这对吗?

如果这些行得通的话,世界就乱了!卖毛肚的,就必须在毛肚上赚钱,不掏钱的东西别人会觉得它牛吗?正是在这一系列的追问下,杜中兵坚定了一个理念:产品足尤是战略,战略就是广品!在杜中兵看来,互联网餐饮之所以让全国餐饮人顶礼膜拜,就是因为大家只看到了它靠营销、社群运营、玩法创新等一系列先发优势创造的一夜暴富神话,而没有看到一个餐饮品牌的成功还有很多必备要素:产品研发、出品品控、食材供应链、成本结构优化、选址以及团队等,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较大的短板。否则,你可能成于“造势”成功,却可能死于“造饭”失败。“互联网就是‘想卖红薯先修路’,路修通了,但你家的红薯却烂了,那还行吗?所以互联网只是通路,产品才是根本。”

这篇文章有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