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选择高品质的火锅底料,助你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微信/电话:177 0837 6206

关于一个中国家庭餐厅的故事(一)

我啊,并非生来就是“吃货”。据父母回忆,我小的时候对食物从来没什么特别的兴趣,每次吃饭对我而言简直是一场持续数小时的折磨。有时,我好不容易在下午过去一半的时候吃完午饭,可是三个小时以后又得重新坐上餐桌。我绝望地哭喊着:“又吃饭?!可是我刚吃完啊……”

这样的时光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但我可以保证,至今我都没法解释那时候的我为何对食物的兴趣小得可怜,尤其是对比食物在我家庭中的地位和今天它对于我的意义。

作为厨师的女儿、外孙女,我从小被餐馆、厨房、炉灶声、聚餐和家人朋友的宴会围绕着。我和我的弟弟、姐姐都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烹饪、分享、聚会、宴席,就是家人们表达情感最好的方式。

我想通过这本书向我的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表达敬意,留住这段珍贵的家庭回忆。

我们家的小故事

我父母的祖籍分别是江苏省扬州市和南京市的近郊,那里就是祖先扎根的故乡。而我们的第二故乡在香港,我的父母和祖父母曾经在那里生活过,那儿也是我母亲出生的地方。从江苏到法国,他们的人生旅程并非一帆风顺。

这是他们的故事,也是我们的故事。

我父亲是兄弟中的老三,岀生于一个叫老土于的中国乡村。曾经有钱有势的家庭因为子弟沉迷于鸦片,所有财富在一代间被大肆挥霍,到我祖父一代就只体会到贫穷和饥饿。在那个时期,没有人照管孩子们。他们嬉戏玩耍、调皮捣蛋,被追着打屁股。他们无忧无虑,可是不得不面对饥饿——几乎只能吃草根,偶尔才有一小把米供全家食用。我的祖父因此被迫离开农村到别处找工作。他躲在一艘船的底舱去了香港.在那里靠做绣花拖鞋才能赚一点钱。

当时人们经历着越发严重的饥荒。祖母比较幸运,她用祖父寄来的钱在黑市上买到一点大米,养活她的孩子们。但是她得等到夜幕降临才能开启炉灶煮米,否测大白天炊烟袅袅会引起邻居的注意和觊觎。所以晚饭总是在半夜开吃。祖母叫醒孩子们,让他们喝下一盆稀到几乎没有米只有水的粥。有时候过得好一些的邻居过来分享他们的大米给我的父亲和叔伯们,但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祖父在香港无依无靠没法渡过难关,自己都快要饿死了。为了生存,家人只能再一次面临分别。

四儿子被选中出发去挣钱拯救这个家。为了得到进入香港的许可,他们捏造了这样一个故事:祖父有了情人并且想与她重新开始生活,所以要求与祖母离婚。这就需要带上其中的一个儿子同去香港办理手续,通过孩子来证明婚姻的真实性。

像前面说的,给叔叔的文件都准备好了。可是就在出发前两周,祖父改变了主意。在祖父姐姐的建议下,祖父最终决定还是让三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到香港去,因为他年纪更大、更机灵。父亲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叔叔的命运也是,再也没有从这个错过的机会中恢复过来,而父亲在后来很多年都对此十分感激。当然,事实上没有离婚这回事。祖母带着父亲同祖父在香港安顿下来。自此,整个家庭的生计或多或少得到了保证。祖母因为将她的三个孩子留在内陆哭泣了很长时间,虽然后来她在香港有老五和最小的儿子相伴。

这篇文章有0个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