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选择高品质的火锅底料,助你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微信/电话:177 0837 6206
关于一个中国家庭餐厅的故事(二)

关于一个中国家庭餐厅的故事(二)

香港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香港。完成了简单的培训之后,住在北区的父亲进入一家当地的餐馆当学徒。“扬州三把刀”,象征着远近闻名的扬州三大职业——厨师、理发师、修脚师,父亲选择了厨师。当厨师至少不会饿死。

这是一门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的异常艰辛的学徒手艺,切伤、烫伤以及糟糕的治疗都是家常便饭。由于没有手套,父亲只能在洗锅时徒手抓着炒锅的手柄,因而手经常被烫伤匚他别无选择,只能忍受这一切并咬牙坚持。可是有一天,精疲力尽的父亲匆匆下班,哭着赶回家。他对祖母哭诉生活太过艰辛,不想再回去当学徒了。祖母立马回答:“如果你父亲听到这些,非宰了你不可。今天的事儿我决不跟他提起,但是你明天要继续回去工作。”父亲照做了。

父亲在餐厅当了五年学徒,练就了职业需要的所有基本功。他在那儿认识了最好的朋友赵和李云昆。赵同父亲是老乡,他们说同样的方言,李云昆则来自上海。

学徒期结束以后,他们都决定到国外碰碰运气。李云昆选择了日本,赵选择了德国,而我的父亲选择了法国。巴黎!

巴黎

1966年7月3日,父亲抵达法国首都。他身无分文,还欠了一屁股债,因为他借了很多钱才凑齐了旅费。只身一人在国外,他自此承担起赚钱养活一大家子的重任。在外祖父位于图尔农路21号的餐馆里,父亲真正开始了他的厨师生涯。晚上饭店打惮后,父亲就在餐桌上休息睡觉。

后来,父亲同一位朋友每月花三百法郎在剪刀路上一家小旅馆租了一个小房间,之后又同另一位朋友租住在塞弗尔巴比伦的一个更好的房间,一个人睡在床板上,另一个人睡在床垫上。他们一直待在塞纳河左岸,靠近拉丁区,因为大部分的中餐馆都在那里。当然,父亲得一直不停地工作,为了养活家人,为了尽早还完欠款。好在生活终于开始像点样了。几年后,父亲将祖父母以及在香港出生的弟弟接到巴黎。而其他的兄弟,则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父亲很快在餐馆认识了母亲,当时她还是初中生。后来的事情就像故事里那样:“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们相互喜欢,出去约会,结婚,生了好多孩子。

事实上只有三个孩子。先有了我的姐姐,后来有了我。但是如大家知道的,一个中国家庭如果没有儿子就不算完整。幸运的是,在我之后,弟弟岀生了。

我父母的第一家饭店,在巴黎十六区

我们的童年顺风顺水,幸福而无忧无虑。父母的第一家饭店在十六区[熊猫饭店,位于布库安特隆尚(Bouquet-de-Longchamp)路14号],之后他们换了地区,在距离香榭丽舍大街不远的库尔瑟莱(Courcelles)路3号定居,一待就是三十年。我们在张园饭店(ElysGePEkin)长大,那里就像我们的第二个家。我们在餐馆庆祝每一个生日,这无疑是与餐馆相关的最有意义的记忆。餐馆也承载了我们所有的回忆:这是一个永远人头攒动的地方,有祖父母,有叔叔阿姨,有好多表亲,有父母的朋友和他们的孩子们,总之是一群闹哄哄的孩子。我们玩耍、大笑、到处跑,也少不了争吵打闹。而父辈们呢,对撮合他们的子女乐此不疲,几乎所有的夫妇都对此有过幻想。楼上时常也有打麻将的,祖父母总是参与其中。父亲在炉灶旁管理这个小世界的一切:鸡肉沙拉、火腿、黄瓜、琼脂、海蜚沙拉、蟹钳、鱼翅汤、炸虾、长寿面,当然还有宴会必不可少的双层蛋糕——总是在晚宴的最后让当时还是淘气鬼的我们如此着迷。

对于我的父母以及周围的其他大人来说,他们选择背井离乡,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法国,不得不适应陌生的环境,学习一门新的语言,不停地工作。所以后来他们拥有的衣食无忧、时常聚会的幸福生活,并不是偷来的。

派对之后,工作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节奏。餐馆全年每周营业六天,包括八月。记忆中除了两三次特例,父亲从来不和我们一起去度假,他坚守着他的岗位。父亲是因为自己来到法国,但自己的兄弟们却被留在乡下而感到负有罪过吗?

这篇文章有0个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