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选择高品质的火锅底料,助你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微信/电话:177 0837 6206

外祖父和外祖母关于餐饮的故事

祖父母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像父母一样照顾我们。父母去餐馆工作的时候,他们负责照看我们。吃喝拉撒、接送上学,一切都由他们照料。吃饭的时候我们都不乖乖坐在餐桌旁,他们手里拿着饭碗和勺子,跟着我们到处跑着喂饭吃。他们从来不会责备我们在公寓的墙上乱涂乱画,或者在阳台上捏蚂蚁。我们是他们的宝贝,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没什么。当我们过分的时候,他俩其中一个会手持鸡毛弹子,轻轻在我们的屁股上打两下。事实上这没什么用,我们很快就回到老样子了。

我对祖母几乎没什么记忆,她去世的时候我才十岁。我记得她的脚很奇怪,因为她小时候裹过脚。幸好并没有襄很久,但却足以留下印记。她的父母不忍心看她如此受苦,决定让她停止裹脚,即使这有可能使她嫁不出去。他们卖豆子做些小生意,所以他们相信即便她独身一辈子,也有足够的资源生活下去。而我的祖父就喜欢她这样的,并且非她不娶。

祖母很少下厨,可我一直记得她为端午节准备棕子的方法:我看着她用竹叶卷出一个角,放入糯米,继续折叠叶子,用牙咬紧绳子一端,于拽紧另一端扎紧棕子,然后不知疲倦地做下一个。看她做棕子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原味的棕子,我们就蘸糖吃,也有肉馅儿的栋子,都非常美味。通常情况还是祖父给我们做饭吃,:韭菜炒鸡蛋、牛排、裹面包粉的猪排等。主于祖父,他有自己的饮食习惯:高汤煮虾米大白菜、白粥配花生或者榨菜。

1977年,当时的中国重新回到世界舞台,祖父母也在他们离开多年后第一次回到中国看望他们的孩子和孙辈。他们后来又回去了很多次,祖父最后的时光选择在家乡度过。

我的外祖父母(赵仪和陆林)

外祖父哥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严外祖母的家庭太穷养活不了她.所以她很早就被托付给未来的公公婆婆,因此外祖父母可以说是一起民大的同他们在江苏农村的生活我知蓝得很少,只知道外祖父在抗日战争期间差点被日本人杀害。当时他的母亲祈求并成功说服了日本官兵放过她唯一的儿子,外祖父才有幸活下来。

外祖父在上海学习厨艺,接着在香港安家当厨师长,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定居在巴黎。他开过好几个餐馆,但是我只知道最后一个一一圣马塞尔大街上的金鱼饭店,这里也是庆祝节日的好地方。同样远合庆祝活动的还有他们的公寓,有十来年时间,每周六的晚上,舅舅、舅妈、表亲们和我们都聚集在这里吃饭、玩耍、度过美好的时光冉有打牌的,有玩街头霸王或者俄罗斯方块的,有看《前50》电视节目的,有姐妹之间聊天的。如果我们碰巧在那里过夜,第二天早上就会去泳池3这是外祖父周日早上的习惯,问去的时候,外祖母会准备好煎饼欢迎我们。有时候我们也会去祖物公同闲逛,真是美好的。外祖母经常下厨,给大家做饭像是她的天职。她喜欢用高压锅做蒸饭,经常用平底锅烤火腿向萝卡馅儿或者红豆馅儿的小面饼,蒸花卷、包饺子,或者像祖母一样为端午节准备棕子。但是只有她会做而其他人都不会的,是素鸡。这是一种用豆腐皮卷起来压紧的香肠形状的食物,吃一口就让人欲罢不能。如今让我觉得遗憾的是没能在她在世的时候学习、传欢她和外祖父的菜谱和手艺。

这篇文章有0个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